林毅夫:2035年前中国经济每年还有8%的增长潜力!

原创 Kbet365  2021-03-19 17:41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内容不构成投资决策。

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建党是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今年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新征程开启之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今年两会最重要的任务是讨论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我今天就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角度来谈谈中国未来经济的挑战以及怎样应对。

中国在未来的发展,确实有很多挑战,像人口老龄化,像2030年要实现碳排放达峰,2060年要实现碳中和。同时,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因为主要矛盾的变化,必须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不断提高的期望,同时我们还面临着新的科技革命、中美关系的摩擦。

面对这么多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到,“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所以,在谈面对这些挑战的时候,我想先谈谈中国的未来,比如说2021年-2035年的发展潜力有多少?发展态势到底会怎么样?我觉得了解我国的发展潜力至关重要。

对我国未来的发展潜力怎么来看?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到2020年,中国经济平均每年的增长是9.2%,可以说在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以这么高速的增长持续这么长时间。那么未来呢?大家很关心,可是目前在国内国外学界和舆论界,对中国未来发展的潜力普遍不看好。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中国过去这42年发展得太快了,中国2019年的时候,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中国人均GDP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达到14129美元。但有些学者研究这个数字发现,德国达到14120美元左右时,未来16年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是2.3%;日本达到这个水平的时候,未来16年的增长速度只有4.4%。德国和日本的发展在世界上是有名的,既然德国和日本是发展那么好的国家,和中国同样水平的时候只有2.3%和4.4%的增长速度。那中国增长潜力是在5%以上,好像是很合理的推理。

这样的研究是非常有说服力了,但我个人不太同意。因为中国过去这20多年,能够实现每年9.2%的经济增长有很多的因素,但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充分利用了和发达国家产业技术差距所给予的后来者优势。经济要发展,生活水平要提高,要靠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那就要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发达国家的技术产业在全世界最前沿,它们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必须自己实现,投资非常大、风险非常大,进步速度非常有限。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跟发达国家的产业技术差距,以引进成熟的技术作为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来源,这种方式成本和风险都有限,懂得利用这种方式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速度就可以比发达国家快,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就是这样发展。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要看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不是看中国现在的水平,而是要看跟发达国家相比,比如说美国,我们的差距有多大。比如说德国人均GDP达到11200美元左右的时候是1971年,那时候德国的人均GDP已经是美国的72.4%,德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没有任何后来者优势了。技术创新、产业升级都必须自己发明,经济增长速度就慢下来了。日本人均GDP是什么时候达到14120美元呢?是1975年的时候,1975年日本的人均GDP已经达到了美国的69.7%,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技术已经发展到世界前沿,必须靠自己发明,经济增速当然会慢下来。中国在2019年人均GDP达到14129美元,人均GDP只有美国的22.6%,德国什么时候的人均GDP是美国的22.6%?是1946年,日本是1956年。德国是从1946年连续16年,到1962年平均每年的增长经济达到9.4%;日本是从1956年到1972年,平均每年经济增长达到9.2%。韩国是从1985年到2001年——当中还遭受了亚洲金融经济危机,曾经有一年是负增长——即使这种状况下,韩国还连续16年增长达到9%。从这些数字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大于9%的可能性,这些国家已经实现了。

关于人口老龄化,确实人口老龄化的国家经济增长速度都慢。但发生人口老龄化的国家多数都是技术已经发展到世界最前沿的发达国家。在这种状况下如果出现人口老龄化,代表劳动力供给的速度下降,甚至不增长了,那么再加上它们的技术在全世界是最前沿,当然增长就非常慢。但是,中国现在就发生人口老龄化了,人均GDP只有美国的22.6%,我们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利用后来者优势,从低附加值的产业往高附加值产业配置的空间非常大。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即使人口不增长,如果中国能用后来者优势,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的产业往高附加值的产业去配置,中国经济也可以比发达国家增长得快。再加上中国退休人员非常少,延长退休年龄,增加劳动力供给。而且劳动力重要的不是数量而已,也需要质量,我们可以提高效率水平。

即使人口老龄化和过去比可能会对中国的增长有影响,同样的,德国在1946年到1962年,那16年间它们平均每年的人口增长是0.2%,日本在1956年到1972年平均每年的人口增长是1个百分点,韩国从1985年到2001年平均每年人口增长是0.9%,中国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是0.3%,将来也许会降到0%。即使不考虑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产业配置到高附加值的产业的可能、延长退休的可能,以及提高教育质量的可能,那中国跟日本、跟德国、跟韩国顶多也就是一个1个百分点的差距。所以,我觉得到2035年之前,从增长潜力来看,中国经济每年应该还有8%的增长率。

当然,说这个增长潜力也未必,因为中国要实现高质量增长必须解决环境的问题——必须解决碳达峰、碳中和的问题,解决城乡差距、地区差距的问题,还有中美关系,美国可能卡我们脖子,“卡脖子”的地方就必须靠中国自己创新去解决。我们把那些问题都应对了,我想再有8%的潜力,实现每年5%-6%的增长还是有可能的。如果中国能实现每年5%-6%的增长,“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建立的时候曾经提到,到2035年时GDP的规模在202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人均收入2035年时在202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不管实现哪一个目标,从2021年到2035年应该达到平均每年4.7%的增长。我前面讲说有8%的增长潜力,然后为了高质量发展,解决那些环境、碳中和,还有中美的问题,实现5%-6%的增长应该是可以的。

如果这样,我相信到2025年中国的人均GDP完全有可能跨过高收入国家的门槛。现在全世界生活在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6%,如果中国变成高收入国家,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全世界生活在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可以翻一番。而且按照2019年的美元购买力来看,到2035年时,中国的人均GDP应该是在23000美元以上,中国会成为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

如果用同样的方式来做研究,从收入水平的差距来看,从2036年到2049年中国每年还有6%的增长潜力。因为收入水平代表产业技术水平,代表劳动生产率水平。如果以这个潜力,同样是按高质量增长,要解决环境的问题、污染的问题、碳中和的问题,还有应对“卡脖子”的问题,那我想能够实现4%左右的增长。如果我们能实现4%左右的增长,到2049年中国的人均GDP可以达到美国的一半,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胸怀两个大局,一个大局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什么会出现百年未有之变局呢?经济是基础,可以看看经济,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当时的八国是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奥匈帝国。这八个国家的GDP加起来占全世界的50.4%;到2000年有八国集团,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俄国、加拿大,这八个国家的GDP加起来占全世界的47%。也就是说,整个20世纪就是这八个国家来主导,国际政治经济就是这八个工业化的发达国家来主导的。

到了2018年,为什么说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呢?2018年时这八个国家的GDP降为全世界的34.7%,只剩下三分之一多一点,已经失去了主导世界的力量。所以,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就由八国集团变成二十国集团。而这种变化影响最大的是哪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美国在2000年时,GDP占全世界是21.9%,但是到2014年时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美国现在GDP占全世界的比重大概是16%,中国比美国还多。经济是基础,美国的影响力在下降,中国的影响力在上升,美国的当政者看在眼里,美国的知识界、政策研究界都看在眼里。这种“老大”跟“老二”位置的互换,当然会引起的不仅是这两个国家的紧张,也给世界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所以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如果到2049年,挖掘中国的发展潜力,实现前面讲的发展的水平,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二分之一,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两倍。北京、天津、上海,加上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东部沿海五省,人口4亿多一点,这些省份的人均GDP可以达到美国同水平,它们的经济水平达到美国的同样水平。到那时候美国可以卡中国脖子的(手段)基本上就已经没有了。中国还有中西部10亿人口,人均GDP是美国的三分之一,经济规模和美国相当,中西部在追赶阶段,经济增长很快,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长还可以快一些。在这种状况下,中美之间的关系可能就会从紧张趋向缓和。因为到那时候美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卡中国脖子了,此外中国经济是美国的两倍,美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了。再加上中国是经济增长最快的市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在中国,美国为了自己的就业,需要中国这个市场,而且这是有历史经验的。

1900年的八国联军,日本是当中的一个国家。2000年的八国集团,日本也是其中的一个国家,而且是其中唯一一个亚洲国家。整个20世纪,日本是亚洲的领头羊,但是在2010年时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中国的影响力上升,日本的失落感很大。所以就制造了前面讨论的这些问题,但现在中日关系怎么又开始缓和了呢?因为中国的经济规模是日本的2.8倍,日本经济想要发展必须有中国的市场,所以中日关系就缓和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到了“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同时也提到了,“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继续发展具有多方面优势和条件”、“在质量效益明显提升的基础上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增长潜力充分发挥”。如果能够按照中央的建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上的政策导向,我相信到2049年时可以把中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大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同时我们可以驾驭百年未有之变局,为世界重新构建一个新的、稳定的、共享繁荣的新格局。

整理自林毅夫3月18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的中国经济观察报告会上的演讲,未经本人审定。

[1]编辑注:这里是指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责任编辑:王雪梅_NBJS13324)

本文地址:http://www.smkj8.com/37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